随着职业院校“走出去”项目和参与院校数量的增加,宋凯将现有的形势描述成“野蛮生长”。注意到迅猛的涨势之后,从事和关注职业院校国际化办学的人们开始思考,中国输出国门的职业教育“要不要”“能不能”统一标准。

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表示,现在份子钱水涨船高,一些人会感觉压力大,可如果出得少,又会觉得没面子,就形成了一个两难的局面,有时候参加喜宴反而成了负担。